您的位置:主頁 > 說說 > 正文

龐氏“青年”水氫汽車夢,多看一眼會知道,那就是一個局

內容導讀: 大門被打開,61歲的龐青年在他租用的廠區里直面來自全國的媒體記者。30多攝氏度高溫下,他仍堅持西裝革履,說話時眼神堅定,展現出一副袒露心扉的神態。 他身處的地方,曾是河南省南陽市的老牌知名企業南陽二機石油裝備(集團)有限公司的廠區。這家...

圖片
 
大門被打開,61歲的龐青年在他租用的廠區里直面來自全國的媒體記者。30多攝氏度高溫下,他仍堅持西裝革履,說話時眼神堅定,展現出一副袒露心扉的神態。
他身處的地方,曾是河南省南陽市的老牌知名企業南陽二機石油裝備(集團)有限公司的廠區。這家工廠幾年前效益下滑,有了空余的廠房,在當地招商引資大潮中前來的龐青年便租用了其中的一些廠房,作為他實踐“水氫汽車”夢想的大本營。
“水氫汽車”將龐青年和南陽拉到了聚光燈下,質疑聲撲面而來。輿論能量波之下,一邊是龐青年的種種過往被掀開,批評的聲音將其近年的所作所為直接稱為“龐氏騙局”,贊譽者則將其視為堅持夢想的英雄;另一邊,有冷靜的觀察者提出疑問:是誰成就了“龐青年”?南陽這樣的欠發達地區,在市場經濟中恰如血氣方剛但也不免沖動的青年,他們渴望發展,對“大項目”充滿膜拜,卻常常對“陷阱”還是“餡餅”失去判斷。
造車夢
當龐青年還是一個青年時,他的夢想便已經開花結果。
21歲,他便創辦了一家膠帶廠,彼時,正是中國的改革開放“元年”。
1986年,28歲的龐青年創辦橡膠廠。同年,著名的永久自行車集團成立,龐青年的橡膠廠成為了這家新集團的輪胎供應商,并由此在自行車行業內推而廣之。
1993年,龐青年的橡膠廠變更為浙江杭通集團,經營范圍開始涉及摩托車、汽車輪胎的生產、銷售,算是開始與汽車行業有了一點交集。這一年,他的同鄉李書福開始生產摩托車。
以上經歷,常見于各種與龐青年個人有關的新聞報道中。
1995年,通過賣輪胎與汽車行業有了交集的龐青年正式跨入這個行業,與北京北方車輛制造廠、金華經濟技術開發區合作成立北方福來汽車公司。同年,李書福創立吉利汽車。
此后三年,北方福來汽車公司經營慘淡,走到破產邊緣。1999年,這家公司改制,龐青年成為了控股股東——他把賭注全部押到這家瀕臨破產的企業,卻也迎來了人生的高光時刻。
“你可以說他有戰略眼光,也可以說他好賭——他好像兩方面都有。”一位曾經與龐青年打過多年交道的汽車經銷商評價說。
金華青年汽車制造有限公司隨之成立,這是龐青年第一次將自己的名字與一家企業、一個行業放在一起。此后多年,他反復強調自己始終有著強烈的造車夢。
他引進德國NEOPLAN客車制造技術,專業生產青年·尼奧普蘭系列豪華客車,這個車系一度占據國內豪華客車70%的市場份額,其中,國內200萬以上價位的客車市場被其獨占。借著豪華客車成功的東風,他又與德國MAN合作,進入了重卡領域。
2004年,龐青年又一次將眼光鎖定到一家困難重重的企業——貴航云雀汽車公司——龐氏的青年汽車(以下“青年汽車”為龐青年家族所控企業統稱)以1億元將其收購。
從當時披露的信息來看,成立近十年的云雀汽車,總共僅生產了一萬多輛汽車,這樣的企業對貴航這樣的大國企來說不足掛齒,但龐青年看到了其中的核心價值——云雀汽車擁有官方認定的轎車造車資質,這是眾多像青年汽車這樣的民企可望而不可即的身份證。
青年汽車通過收購“云雀”的交易獲得了一張轎車生產“牌照”,由此進入乘用車制造領域。業內對此的看法是,在汽車生產采取“目錄”制的環境下,以1億元獲得一個造車資質,代價并不算高。
至此,青年汽車實現了在汽車全領域(客車、卡車、乘用車)“通吃”,龐青年被稱為國內汽車行業唯一也是第一個橫跨三大領域的人。
2007年年底,龐青年正式將“云雀汽車”更名為“青年蓮花”。
青年汽車的官方網站資料顯示,該集團下設商用車集團、乘用車集團和汽車部件集團三大子集團,是一家生產、銷售NEOPLAN客車、MAN重型卡車、蓮花轎車及汽車零部件的綜合性汽車工業集團。
“圈地”與爛尾
龐青年的造車夢想看起來順風順水,于是他便開始設想他龐大的汽車王國藍圖。
2009年左右,龐青年突然公開向外界拋出了一個高達444億元的總投資計劃,宣稱要在全國建立十大生產基地,以使青年汽車的總產能達到146.3萬輛。這是一個令行業內外都瞠目的宏大計劃。
多數人從事后的結果反推,都認為是前期發展過于順利讓龐青年犯了“大躍進”的錯誤,才提出了這樣一個計劃。
與龐青年打交道多年的汽車經銷商則有自己的猜想:“可能(青年汽車)內部出現了一些困難,他(龐青年)想通過一些‘非常手段’來遮蓋這些困難,并使他的汽車王國夢想不受影響。”他提醒,青年汽車的盈利核心還是豪華客車,但動車、高鐵的出現使之受到沖擊,而龐青年又有心在乘用車領域進行擴張,需要巨大的資金支撐。
在這個計劃公開前,龐青年將瑞典的薩博汽車定為他的又一個收購對象。當時的媒體報道顯示,盡管最終未能如愿收購薩博汽車,但青年汽車為此花費了1.1億歐元。
“資金壓力可能讓他(龐青年)有點急,同時,有些項目可能最初也想好好做,但最終有心無力。”經銷商猜想。
2011年8月,鄂爾多斯市有關方面與青年汽車簽訂投資協議,青年汽車承諾在當地投資290億元,實現年銷售1600多億元,利稅530多億元。其中,承諾在當地投資瑞典薩博汽車AB項目,并計劃年銷售1126億元,實現利稅332億元。當地則給該項目配置相應的煤炭資源或開采礦權。
但就在收購尚未成功、生產線也沒有投產、政府承諾的煤炭指標還沒有兌現的情況下,青年汽車就將煤炭指標轉賣給一家能源企業,并收取了2億元定金。最終青年汽車收購薩博汽車失敗,鄂爾多斯政府決定不再給其煤炭指標。準備接手煤炭指標的企業向吉林白山警方報案,稱遭詐騙。警方對龐青年立案偵查。
自始至終,青年汽車并未在鄂爾多斯進行實質性投資投產。但類似鄂爾多斯的有始無終的爛尾項目,并非孤例。
2010年,青年汽車承諾投資267億元打造石嘴山汽車項目,石嘴山政府對該項目配套煤礦。據《中國經營報》報道,配套給青年汽車的煤礦被轉賣,變現金額高達10億元。2014年,該項目因拖欠員工工資被徹底叫停。
2010年,曾被稱為連云港市有史以來引進的最大汽車產業項目、總投資27億元、年產5萬輛輕型汽車的連云港青年汽車項目爛尾,當地政府隨后收回了該項目的土地。
2013年,龐青年向媒體確認六盤水和海寧項目已停止,稱青年汽車將集集團優勢和優質資源力量建設好浙江杭州、金華、山東三大基地。但事實上,三大基地中的兩個已經爛尾。
浙江杭州項目2008年開始投資建設,是青年蓮花汽車的生產基地和注冊地。2017年,青年蓮花破產清算。同時,杭州江東工業園區方面向青年蓮花汽車追償2008年至2016年3月的債務本息合計8.79億元,杭州蕭山經濟技術開發區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也向青年蓮花汽車追償約1200萬元的借款。
在山東濟南,因未兌現投資、投產承諾,當地政府對青年汽車提起訴訟,要求拿回5.3億元投資款;山東泰安市高新區管委會則在2015年收回了泰安青年汽車有限公司400畝工業用地,并計劃將該公司打包出售。
貴州省六盤水市工商聯曾在“兩會”提案中點名批評了青年汽車——“由于對招商企業沒有建立相應的違約懲罰措施和退出機制,少數投資者缺乏誠信,只是利用園區優惠政策大搞‘圈地運動’或‘圈資源運動’。如引進的青年汽車生產項目等留下的后遺癥,很值得總結和反思。”
外界紛紛對龐青年在各地投資的真實意圖表示懷疑。但他直接回應,“傻瓜才會圈煤圈地。我們悶著頭干技術的人,不屑干這事。”
直面爭議
“悶頭干技術”的龐青年再次被拉回到聚光燈下,正是因為他所熱衷的“技術”。
5月23日,中共南陽市委機關報《南陽日報》在其頭版刊發消息稱,一款“水氫發動機”在當地下線,采用該發動機的車輛不用加油、也不用充電,只需加水就可行駛,即可通過催化劑進行化學反應產生氫氣,續航里程超過500公里。消息一出,輿論嘩然,質疑聲四起。
事件的主角是龐青年所控制的南陽洛特斯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下稱“洛特斯公司”)。青年汽車方面把輿論風口中的這種技術稱為“車載水解制氫技術”,實現了車載水實時制取氫氣。
按照青年汽車的說法,車輛只需加水即可行駛(無水質要求,自來水、河水、海水均可使用),用戶無氫氣成本,減少了氫氣的存儲與運輸。
但這些說法被業內專業人士稱為“不太高明的商業宣傳噱頭。”因為從科學原理來講,通過水和多種金屬氫化物反應是可以獲得氫氣的。加水的目的,并不是把水變成氫,而是通過加水進行化學反應,把金屬氫化物中的氫提取出來。也就是說,所有的這些反應,都必須要有水的參與。如果它把這種真實的過程注明出來,那沒有錯,只不過,這是一種拙劣的商業宣傳手法,有忽悠政府和資本的嫌疑。這樣的技術“完全不具備商業可行性,經濟性、實用性和環保性都不具備”。
國內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權威專家則表示,所謂的水氫發動機,實際上是在特定的裝置中,放入鋁粉和水,通過兩者的反應獲得大量的氫氣來驅動汽車。這專家表示,從全周期能耗角度來看,目前鋁的制取方式是電解鋁,生產一公斤鋁的電耗在13kWh左右,而在100%轉化率下,生產一公斤氫氣需要九公斤鋁,因此生產一公斤氫氣需要約117度電,而現在電解水制氫一公斤耗電在50度電左右,鋁粉制氫存在能耗過高的問題;從經濟性來看,市場上鋁的價格已經超過10元每公斤,按照9公斤鋁制取一公斤氫氣計算,則生產一公斤氫氣的材料成本在63~90元,尚未考慮將塊狀鋁制成鋁粉的費用和能耗。“綜上,從大方向來講,這種制氫路線并不符合節能和環保的要求,”成本問題也注定其無法商業化。
巨大的輿論壓力之下,龐青年不得不親自直面媒體。5月25日上午,他現身洛特斯公司。
龐青年介紹說,“水氫貨車”系統的工藝,應該叫做“車載水解制氫技術”,需要用到鋁粉、水,還有一種被他稱為最為神秘的催化劑。這是他第一次透露所謂“水變氫”技術的核心內容,但他始終不肯透露口中神秘的“催化劑”為何物,只說是一種納米材料。
按照他的說法,早在2003年,青年汽車就開始進入氫能源技術領域,也與湖北工業大學等科研院校展開了技術合作,這幾年,因為資金問題,青年汽車確實遇到了難題,但并沒有放棄這項技術的研究。
早在2017年8月21日,青年汽車就宣布:全球首輛水氫燃料汽車在青年汽車誕生。
2018年11月初,龐青年曾在“國際氫能與燃料電池汽車大會”上透露了他的又一個宏大計劃:青年汽車欲建成五位一體(即氫發動機、氫能整車產品、制氫技術、運營模式、制氫加氫)的氫能產業鏈。
隨后的12月,青年汽車與南陽高新區簽署協議,擬在南陽高新區建設氫能源汽車產業園,計劃生產氫能源乘用車、商用車以及氫燃料發動機,建成后可實現產值300億元,項目首期投資81.63億元,用地1000畝。洛特斯是這個項目的運營主體,由金華市青動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南陽高新區投資有限公司按照51:49占股合資成立,雙方認繳資金為2億元。按照持股比例,南陽市政府方面前期出資為40億元。
龐青年說“水氫”研究“沒用政府一分錢,用的都是自己的錢”。這也一定程度上給本就資金鏈緊張的青年汽車造成了經營困難。
當地政府相關負責人面對媒體采訪時則說,所謂“水氫”技術只能是氫能源應用的一個補充,而氫能源現在也只是其他能源的一個補充,不管是市場空間,還是目前技術的可靠性,離商用的差距巨大。
“目前還沒投入市場,更不能上牌,只能在自己廠區試試。”在現場,龐青年承認。
誰成就了“龐青年”
在30攝氏度高溫的中午,龐青年在進行技術解釋、承認自己負債近40億元、被限制消費等敏感問題時,沒有太多的激動。他平靜的背后,是青年汽車集團14次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企業,龐青年本人也已被法院8次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并被限制消費。
中國裁判文書網及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從2015年至今,青年汽車的7家公司涉及的總訴訟數量超過千起,被判賠償支付的總金額超過百億元。主要涉及的案件類型有兩類,一類是銀行等金融機構起訴這7家公司歸還貸款或承兌匯票貼現,另一類是供貨商或銷售商起訴這7家公司索要各類欠款,其中,一筆10萬元的油漆款被拖欠長達7年未還。
以上種種,也成了外界逼問南陽市的問題之一:對這樣滿是失信記錄個人和企業,當地政府在招商引資時難道沒有考察?
南陽市高新區投資公司負責人在接受央視采訪時承認,在合資之前,南陽方面已經調查到,青年汽車集團共負債50多億元。但隨后他們以一種掩耳盜鈴的方式化解了這個問題,“我們覺得明明有風險還要去做肯定是不對的,然后就要求龐總那邊提供一個沒有負面清單、沒有負面影響的公司”。青年汽車方面提供了由龐青年兒媳擔任法定代表人的金華市青動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了雙方合資公司的控股股東。
在青年汽車正式落戶后,南陽方面也是積極支持、配合。
當地媒體報道顯示,4月11日,南陽市委書記張文深再次到訪氫能源汽車項目現場,要求高新區和相關市直部門要主動擔當、主動作為,上門服務、提升效能,全力以赴加快項目建設,力爭培育出千億級的氫能源汽車產業集群。
當地政府要求,年內要落實完成氫能源大巴1000輛、氫能源物流車5000輛訂單合同。從政府公開的采購信息看,南陽市已經向青年汽車采購了72輛單價120萬元的燃料電池城市客車,成交總金額為8640萬元。照此計算,要完成1000輛氫能源大巴的訂單合同,南陽市總共需要掏出12億元,這還不包括氫能源物流車5000輛的訂單量。
細看之下可以發現,交付的燃料電池城市客車是由金華青年汽車供貨,而洛特斯公司目前在南陽還只有“研發中心”,根本沒有投資生產。
但龐青年和青年汽車并非第一次享受這種的熱情對待。事實上,幾乎所有此前已經爛尾的項目,在開始之初,當地政府往往都是報之以極度的熱情和配合,要地給地,要資源給資源,要政策給政策,政府大開綠燈,甚至直接兜底。比如當年與鄂爾多斯的合作,青年汽車當時并未真正收購薩博汽車,便與當地政府簽訂了協議,獲得了煤礦指標。
“汽車項目在地方招商引資中一向很搶手,特別是在欠發達地區。”一位在多個地區從事過政府招商工作的人士揭秘了青年汽車深受禮遇的謎底。“不僅僅是汽車,重工業項目都很吃香,因為往往都體量大,對解決地方就業,提升GDP的作用非常明顯。”
青年汽車南陽項目的規劃產能為:單班10萬輛/年,三班30萬輛/年新能源乘用車,預計2020年建成投產,利稅超百億,可增加1000多個就業崗位。這些數字無疑對前幾年剛推出“龍騰計劃”的南陽市充滿吸引力。
南陽的“龍騰計劃”是指:選擇龍頭企業,梳理主導產業鏈條,通過延鏈、補鏈、強鏈,整合完善產業鏈,努力形成龍騰南陽之局面。也是在“龍騰計劃”推出后,南陽就曾投資100億建設“巴鐵”項目,這后來被證明是一個龐大的非法集資項目。
目前的情況發生了變化。
“水氫”輿論爆發后,南陽市立即表態,先稱記者新聞寫作不嚴謹,隨后特別說明:“社會各界關注的40億元投資就用于該產業園建設,由高新區投資有限公司擬通過市場化方式進行融資,目前項目尚未立項、沒有實質性啟動,不存在40億元投資問題。下一步,將繼續本著積極審慎的態度,對該項目做進一步可行性研究,嚴控風險,確保在資金投入方面不出問題。”
龐青年也出來埋怨,南陽市政府實際只支付了9800萬元注冊資本,目前40億元資金未到賬,而他和他的高管們已經幾個月沒拿工資,并且自掏腰包投入了很多錢。
近日,工業和信息化部則針對“水氫汽車”事件表示,截至目前,仍未收到青年汽車公司該車型的產品準入申請,該車型未獲得產品公告。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規定,目前這款車型不能生產銷售和上路行駛。
龐氏青年的水氫汽車夢還能做多久,有待時間的檢驗。但很多事情,多看一眼,都會知道那是一個設定好了的局,有些人有些地方已經付出代價,但前赴后繼者比比皆是,這又會是GDP提升沖動那么簡單嗎?

編輯:

本文標簽: 水氫汽車龐氏青年
相關閱讀
4人李逵劈鱼稳赢教程 领航时时彩软件 万博国际wg彩票 比分直播 北京pk10投注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结果 山东时时走势图 重庆时时五星基本走势 黑龙江时时时间 香港原创老排单双 pk10在线计划 11选5追号全天计划 麻将斗地主棋牌 时时彩后二包胆0369 二人麻将加班棋牌游戏 彩票名字大全 重庆时时彩参考软件